亚洲彩票yzcp

专业创造美丽威海
专业    厚德   正气   担责
多元发展    兼容并包   进取创优   行业领先
品质立身    厚重守信   拥抱未来
打造精致威海新名片

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工作 - 廉政建设

每周一案:被人情和面子套牢的人生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15

陈晓,1963年8月出生,198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金华市委常委、副市长,金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二级巡视员。

2020年3月,浙江省纪委监委对陈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同年6月,陈晓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同年7月,绍兴市人民检察院以陈晓涉嫌受贿犯罪,向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1年4月12日,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陈晓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对陈晓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人情往来”遮蔽双眼,把春节、中秋等节日异化为“收礼节”

1996年,33岁的陈晓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折,这一年,他走出象牙塔,从高校来到地方,担任金华县副县长,走上从政道路。

爱交朋友,会交朋友,是周围人对陈晓的评价。当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在“有心之"人”三番五次的追捧围堵下,陈晓渐渐沦陷了。

“想想人家也算是一份心意,我总是拒绝就是不给面子,不近人情了,弄不好还要对我有意见,不利于工作开展。”很快,陈晓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在矛盾和忐忑中第一次收下了他人赠送的贵重物品。

一方面,怕驳人面子,搞僵人际关系;另一方面,陈晓又以“人情往来”为幌子,为自己权钱交易的腐败行为盖上“遮羞布”,从开始时的提心吊胆,到后来的心安理得、麻木不仁,人生观、价值观随之"扭曲。

2010年和2011年春节前,东阳某置业公司老板李某某接连两年登门拜访,为陈晓送去20万元银行卡和20万元购物卡;2012年至2019年每年春节前后,金华某广告公司老板陈某某、浙江某控股集团法定代表人潘某都不约而同地每年给陈晓送去3万元现金红包,并将此变为“约定俗成”;而浙江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某,更是自2010年起,每年过节都为陈晓送去加油卡或购物卡,十年风雨无阻不曾间断,以期实现长期的“感情投资”……

 为追求“好名声”乱开口子,贪慕虚荣不知被围猎

长期处在领导岗位,找陈晓办事的人不在少数。面对这些不正当的请求,陈晓不仅没有严加拒绝,反而“乐于助人”。他自大地认为,自己一个电话、一个招呼或者是一次协调会,就能帮助解决别人“天大的麻烦”,顺水推舟,举手之"劳,还能体现自我价值,何乐而不为。

于是,为了追求“好名声”,陈晓利用职务便利,把本不该开的口子开了,本不该行的方便行了。每每听到请托人“为人热情热心、肯帮忙”等等称赞时,陈晓心里更是沾沾自喜,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东阳市某汽车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某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为了改变一块工业用地的性质,张某某想方设法、几经辗转,找到了陈晓的老乡兼高中、大学同学陈某某,请他出面“做媒人”。

面对“多年哥们”的请托,陈晓自然十分热心。“当时我同学告诉我帮的这个人是他的亲戚,我知道这是假的,他就是牵个线、搭个桥,但我也不想落他的面子,还是帮他审批通过了。”陈晓说。

得偿所愿的张某某没有含糊,立即通过中间人给陈某某打去一笔巨额“好处费”。而陈某某更是直接买来一辆价值38万元的轿车,以借为名送给陈晓的家属使用。后来,他又为陈晓另外支付了部分家庭住房装修款22.44万元,老同学之"间的情谊变质为赤裸裸的利益输送。

知道陈晓“好面子”“言出必行”后,各路老板、“朋友”纷纷近前贴身,各显神通对其进行围猎。陈晓要购置红木家具,便有老板以极低的价格向陈晓出售,后经认定,该套家具的市场价格为陈晓支付的近2倍;陈晓要装修排屋,一批地板墙砖、卫浴洁具等装修建材便由老板贴心送上,据办案人员介绍,该批建材的市场价达35万余元;陈晓的儿子要出国留学,消息灵通的老板们便纷纷以“留学花费大”为由,送来好处费,累计高达82万余元……

左手借款右手放贷违规生财,为躲避核查误将体检卡与赃物一同转移

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陈晓不仅将自有资金100万元以高息借给老板,还左手借款,右手放贷,从银行贷款260万元进行出借,通过“空手套白狼”的形式赚取利息差,通过违规借贷获利66万余元。

“仔细想想,企业家是最懂得算账的人,他们通过正常的银行渠道完全可以解决融资问题,成本也要低得多。这么做无非是想靠牢我这棵地方官员的‘大树’,让我可以随时为其‘站台’。”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示好,陈晓知道,在这畸形的借贷关系背后,实质是权钱交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18年底,浙江省委巡视组对金华市委开展巡视,陈晓担心自己违纪违法问题被发现,心里非常紧张。为了躲避核查,他将自己收受的黄金制品、手表、购物卡、现金等贵重物品进行转移,还与老板朋友商量了多个方案,选择了多个藏匿地点。

在慌乱之"中,他还误将与妻子的结婚戒指,甚至单位发放的医院体检卡等,一股脑儿装进了转移赃物的箱子里。

2019年12月,陈晓编造了一份“借条”,当作救命稻草向浙江省纪委监委报告情况,提供虚假信息,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但纸终究包不住火,陈晓的一系列违纪违法行为早已被组织掌握。直至2020年3月初,陈晓被免去时任职务时,他才如梦初醒,主动投案、坦白问题。

“本来,我这人生的列车已经在慢慢减速,准备到站停靠了,可现在却驶向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而这一幕人生悲剧,恰恰是我自己亲手制造的。”陈晓痛哭流涕。

世间从无后悔药,这沉重的人生枷锁,正是陈晓自己为自己戴上的。他辜负了党和组织多年的信任和培养,一次次收下行贿人的财物,在贪腐的泥沼中越陷越深。他忘记了父亲让其做个好官、清官的殷殷嘱托,最终留下了一生的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