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彩票yzcp

专业创造美丽威海
专业    厚德   正气   担责
多元发展    兼容并包   进取创优   行业领先
品质立身    厚重守信   拥抱未来
打造精致威海新名片

当前位置:首页 - 党群工作 - 廉政建设

每周一案:欲随权长迷心窍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28

朱恒福,男,1965年8月出生,1986年7月参加工作,1993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浙江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副处长,浙江省委组织部机关人事处处长、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浙江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浙江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

2020年4月,浙江省纪委监委对朱恒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7月,朱恒福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忘记母亲教诲,当处长后内心日渐膨胀

“我出身贫寒,小时候全家人的奋斗目标就是供我好好读书、考上大学。那时我心无旁骛,一心读书,也一直记得母亲‘要做正直、对社会有用的人’的教诲。”朱恒福告诉办案人员,从小他便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并顺利攻读硕士研究生。

1997年,正值省里换届考察,由于朱恒福工作积极出色,考察组发现了他,把他调到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干部三处平时接触的大多数是厅局长和企业、高校的领导,原来我对这些领导都很敬仰,但从事干部工作以后,发现这些领导对自己都很客气,时间长了,就开始自我膨胀,特别是当了处长以后,我甚至觉得能和他们比肩了。”在他人的吹捧恭维下,朱恒福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2013年,朱恒福被调到省国资委,分管省属企业党建和领导班子建设工作。随着工作岗位调动,朱恒福的社交圈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平时交往的大多数是国企老总和民企老板,看着国企老总们的高薪工资以及民企老板们动辄身价上亿,朱恒福的心理产生了不平衡。

朱恒福的不满情绪,给了身边伺机而动的人可乘之"机。

2015年上半年,朱恒福向相识多年的临安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某透露想炒股赚点钱的意愿。收到“提示”的何某心领神会。很快,在朱恒福未出资的情况下,何某以炒股获利的名义将100万元转入朱恒福外甥女婿方某某的银行账户,朱恒福予以收受。

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难以关上。贪欲膨胀的朱恒福不知止不收敛,在党的十八大后仍顶风违纪。审查调查发现,2009年至2019年,朱恒福利用担任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和省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以低价购股、由他人支付购股款、直接收受现金等方式,收受何某浙江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卢某等8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88万余元。

供养两个“家庭”,入不敷出只能疯狂捞钱

2016年,朱恒福认识了杭州某投资管理企业合伙人任某,并被她吸引。看着经济困难的任某,他产生了强烈的保护欲,甚至起了离婚和她一起过日子的念头。

由于长期不着家,朱恒福对儿子有着很深的愧疚之"情,并试图给他更多的物质支持作为补偿。

2015年上半年,老板卢某所在公司进行股改并增资扩股,卢某找到朱恒福,提议让他以公司内部职工价格购买股份。朱恒福便与他的“好友”何某商定,由何某垫资并为朱恒福代持200万股股份。2016年,朱恒福再次以内部员工价购买200万股股份,总价324万元,由卢某代持。

2019年上半年,任某的一位朋友托她找朱恒福帮忙,为一个设备招投标项目向省某投资集团的领导打招呼,在朱恒福的“帮助”下,项目成功中标。不久后,任某的朋友以中介费的名义给了她100万元,任某欣然收下。

在为任某谋利益的同时,为了维系与儿子之"间的父子情,朱恒福也开始为儿子“谋出路”。

2016年下半年,浙江某保险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姚某告诉朱恒福,等他儿子留学回国后可以直接去姚某公司上班,年薪四五十万元。“我觉得太显眼,就拒绝了。”

2016年底,姚某告诉朱恒福,“公司有个股东要转让50万元股份,我可以安排转让给你儿子,也给他一份保障。”朱恒福觉得自己亏欠儿子太多,应该帮他赚点钱,让他生活过得更好,就顺水推舟让儿子入了股。

以身试法后,方知自己不过是钱财的“保管箱”

被留置后,朱恒福最念念不忘的就是他的家人。“儿子已经成家立业,儿媳妇才刚有了身孕。老母亲尽管住在农村,但乡里乡亲都很尊重她,夸她养育了一个好儿子,她也十分自豪。现在我进去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想,未来怎么过。”

“我不愿意放弃现在拥有的生活,出于对家人的留恋,我心存侥幸,逃避组织审查调查,一步错,步步错。”朱恒福说。

2019年11月,何某被留置后,朱恒福没有第一时间向组织坦白交代,他觉得何某是因为他自己公司的事被留置,应该不会牵涉到他。

之"后,朱恒福的几个朋友相继被查,他内心忐忑,坐立不安,但仍心存侥幸,先后与多人进行串供,转移股份代持协议等证据,伪造借款协议等材料,并将收受的部分钱款予以退还,企图掩盖与上述人员之"间的不正当经济往来。

2019年12月,朱恒福编造了其与何某、卢某之"间经济往来问题的虚假说明,并提交给省纪委监委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

“我自欺欺人地编造了一些理由,企图掩盖事实真相蒙混过关,我对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没有足够的认识,以致铸成大错,后悔莫及。”思想认识的严重错位,侥幸心理作祟,让朱恒福错过了找组织自首的最佳时机。直至接受审查调查,他才明白自己不过是违法所得的“保管箱”“搬运工”,只要涉及贪腐、以权谋私,终难逃纪法惩处。